胜木车灯改装网 智能后视镜免费试用 普利思矿泉水

众泰可否成为下一个吉利?新推的汉龙品牌叫人泄气

http://www.e23.cn2017-09-11 09:29:14每日汽车

    摘  要:虽然山寨成为众口声讨的对象,但众泰模式还在复制粘贴中,只是汉龙能否撑起中众泰的转型梦?

  如果问哪个自主品牌被骂得最惨,估计十有八九是众泰。

  别无他哉,每个自主品牌都有一段山寨历史,但毫无疑问,“山寨之王”非众泰莫属。从奥迪Q5到保时捷Macan都被仿了个遍,接下来不少人都在翘首以盼“兰博基泰”。

  当然,这个“王”有一定非议,不喜欢它的人就会嗤之以鼻,因为我们的固有逻辑是:山寨可耻,如果某个自主品牌对山寨乐在其中,将更加可耻。而支持它的人则佩服它还活着,它的“传说”甚至在九州大地蔓延。

  也许你听说过汉腾,但你可了解汉龙已成为众泰的最新分支?在众泰、汉腾和君马之后,又一家新品牌横空出世。但这一次,对众泰来说却是不能再误判或错过的机遇。

  汉龙:众泰又一次复制粘贴

  2016年3月,投资近100亿元的湖北大冶汉龙新能源汽车产业园正式开工建设,成为大冶建市以来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。

  据悉,项目一期将投入60多亿元,包含冲压、焊接、涂装、总装等汽车“四大工艺”与其它能源汽车生产相关项目。二期将投入30多亿元,包含汽车发动机、座椅与电池等配套项目,力图在大冶形成一个完整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。估计整个项目投产后年产值将达到500亿元。

  由于投资与产值金额巨大,还是一个新诞生汽车品牌,这个项目一时间在新能源汽车业内引发重大反响,社会各界对这个项目表示严重质疑。今年7月,听闻汉龙汽车开始试生产,带着这些质疑,《汽车公社》记者实地探访了大冶汉龙汽车基地。

  从现场看来,进度很快,一期工程已完成大半,包括四大车间已经建好,部分投入了使用,汉龙汽车总部大楼正在修建中,二期工程已经启动建设。首款试装车已于7月下线,预计在2018年上半年正式量产。

  有趣的是,虽然探访汉龙汽车,但记者看到汉龙工厂附近满地众泰汽车,连产线上也是众泰汽车,对此,附近居民纷纷表示:“汉龙汽车就是众泰汽车”。

  所以,我们做了个大胆推断:由于没有汽车生产资质,汉龙汽车暂时作为众泰汽车在大冶的生产基地,但工厂名称是汉龙汽车,其功能属性有点类似江西上饶的汉腾汽车,河北雄安的君马汽车,它是众泰模式在湖北大冶的又一复制粘贴。与其它汽车品牌四处建厂不同,我们可以理解为,众泰是四处成立新品牌。

  与汉腾和君马类似,汉龙汽车也是个新品牌,虽然现在给众泰代工,但不排除未来会申请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。

  只是无论如何,在现有阶段里,汉龙都是对众泰的一次复制粘贴,并没有体现出众泰“洗心革面”的一星半点痕迹。

  从自主品牌销量与口碑发展趋势看,能够实现正向研发的品牌,往往具备更加优越的发展前景(奇瑞观致恸哭:你怎么不提营销和渠道的重要性),而继续坚持“山寨百年不动摇”的品牌,纵使拥有河北保定那边的整合集成能力,也都会在诸多场合实力捉襟见肘。

  《每日汽车》断言:众泰的山寨模式,最多适用于汽车品牌成立的初期,通过较低的仿制成本先“活下来”。但是接下来谁能够向正向研发与设计转型,将成为决定这家企业究竟是红极一时还能创造百年门店的重要因素。如果没有完全自主掌握的研发与设计架构,则车辆的整合与迭代能力始终不能达到“从心所欲”的境界,只能盲从全球市场。

  这正如婴孩初诞必须仰仗乳汁哺育,而自身缺乏从外获取能量的实力,但长期维持相同的模式,则业界只能以“巨婴”之名嗤之以鼻,不久将惨遭淘汰。

  从汉龙汽车窥探众泰模式的核心

  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,汉龙汽车的法人和最大股东都是田大军,其占比汉龙汽车96%股份。也就是说,汉龙汽车两期工程近100亿的投资,田大军将拿出绝大部分,这与我们预期地方政府可能会投资汉龙汽车并不一样。还有,在汉龙汽车的股权结构上,并未发现众泰汽车,甚至铁牛集团(众泰汽车东家)。

  那么,田大军有这个实力拿出那么多钱吗?为什么汉龙汽车在给众泰代工,在股权上却并未发现它们之间的直接联系?

  通过深入调查分析,记者发现,田大军有一家叫沈阳国际纺织服装城开发有限公司,该公司注册资金1亿元,田大军是法人,但最大股东是杭州康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。而杭州康辰的法人叫应广法,大股东是浙江富铃汽车模具车身有限公司,后者的法人也是应广法,最大股东则是隆达投资有限公司。

  关于应广法,他是永康市众泰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法人与唯一股东,也是汉龙汽车实际最大投资人。鉴于他与众泰的这层关系,再加上姓“应”,记者猜测他是铁牛集团老板应建仁应氏家族的一员。

  总结一句话是,众泰汽车的应广法,投资了沈阳国际纺织服装城开发有限公司,而该公司的小股东田大军则大规模投资汉龙汽车。通过这种逻辑,众泰才与汉龙确立了合作关系,并且,汉龙汽车的实际投资方是铁牛集团。

  其实,汉龙汽车落地大冶并非意外。据田大军透露,近年来,大冶政府有很强烈地引进汽车产业“任务”,为此,他们几次拜访田大军,堪称三顾茅庐。对地方政府来说,在这种“政绩”需求情况下,只要引进来即可,是哪个品牌并不重要,毕竟汽车是个大产业,过去的中央指定地区早已是过去式。

  而铁牛集团也认识到了这种地方切实需求,然后通过一些错综复杂的法人与股权变化,从背后控制汉龙汽车。同样,君马汽车和汉腾汽车也是这个运作套路,或许这就是众泰模式的核心吧。

  众泰模式虽然并不算成功,但在现有条件下,却是诸多自主品牌赖以生存的必要手段。甚至连目前自主品牌的畅销车型,都没有勇气宣称平台乃是全新自主开发,与合资SUV并无半分关联。包括我们能看到诸如吉利长城等“尖子生”的畅销SUV,在底盘、悬架设计方面都能找到合资品牌SUV的旧有痕迹。

  但是无论如何,借鉴合资车型平台的设计都只能是维持生存的权宜之计,如果众泰以为“众泰模式”可以天长地久,那无疑是陷入短期视野替代长远目光的藩篱,将对企业的发展战略造成不可忽略的负面影响。

  病态众泰怎么支撑汉龙的健康?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汉龙与众泰的联系纽带中,沈阳国际纺织服装城开发有限公司有高达338起法律诉讼,而隆达投资的法人与股东均未公开,但是也有22条法律诉讼。这说明这些纽带公司对外投资并不健康,存在很大司法风险,而投资近100亿的汉龙汽车项目能否成功更是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  因为代工众泰汽车,所以众泰汽车的市场表现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汉龙汽车的未来。

  根据众泰汽车发布的上半年财报,其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为20,000 万元~23,000 万元,同比增长436%~516%。表面看起来大增,实际这是永康众泰与原金马股份合并的结果,所以这份财报无法真实显现众泰上半年的表现。

  事实上,在最近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众泰汽车三大股东纷纷进行了股权质押,质押总数占到众泰汽车总股本的18.08%,这个才真实反映了众泰汽车资金状况并不乐观。

  衡量众泰汽车市场表现除了财报,最直观的参考维度就是销量表现。根据乘联会数据,今年上半年众泰汽车累计销量为106,287辆,同比下跌了28.8%,仅完成40万销量目标的26.5%。

  洗去往日荣光,众泰的低迷如实反映了中国汽车市场逐渐对“山寨”的不待见。显然,处于转型阵痛期的众泰自身都难保,更没有多少额外资源来扶持急需大笔投资的汉龙。

  而汉龙这边,虽然定位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,但记者发现汉龙汽车目前正在生产众泰T800这类传统汽车。所以,为什么一个新能源汽车基地却生产传统汽车?

  针对这种“挂羊头卖狗肉”的境况,记者推断,产能严重过剩是当前中国汽车产业最严重的问题之一,如果没有特殊关系与意义,一般的传统汽车工厂都不会得到审批,除了新能源汽车工厂。这是因为国家为了促进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,特许不少绿色通道。

  所以,汉龙汽车是以新能源身份来建厂,但实际产品不仅有新能源汽车,还有传统汽车,因为现在新能源汽车市场总量并不大,产销量无法展开,短期无法支撑汉龙汽车基地的正常运营。这个说法得到广汽新能源人士的认可,工厂内部员工也感慨到:这么大的工厂,只生产新能源汽车怎么活?

  即便如此,这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发改委制定政策的精神,如果发改委严查新能源建厂状况,汉龙的处境将极度尴尬。

  存在是否真的合理?

  评价一个已有事物,我们总是会与之定性为存在即合理,但是否真的如此呢?比如汉龙汽车,中国真的再需要一个新汽车品牌吗?

  从行业角度来说,如果汉龙真的定位新能源汽车品牌,那么它的确有存在价值,因为在新造车运动大势下,多一个汉龙并不算什么。然而实际上,汉龙只是名义上定位新能源,实际上还是扮演着传统主机厂的角色。

  从众泰来说,处于转型阵痛期,更适宜战略收缩与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内核驱动力,而非重新复制一个自己。所以现时状况下对汉龙的投资无法为众泰带来多大效益,多的仅是几块地皮。

  当记者说到众泰汽车在业内声誉可能并不是很好,即使这个项目能完工,但将来效益可能不会那么好,甚至有倒闭风险时。不管是工厂内部工人还是附近居民,他们都并不在意这点,相反,甚至寄予厚望。他们认为这个厂子很大,投资很多,连湖北省政府都过来支持,这些才是重点。所以,对大冶当地来说,总体是利大于弊,不管众泰市场表现如何,汉龙汽车的到来改变了大冶的工业面貌。

  因而,我们可以说,从短期角度而言,汉龙应运而生适应了当地利益和众泰“轻资本轻投入”的理念,但是从长期角度来说,我们无法看到汉龙能够给众泰带来质变的可行性。众泰目前最需要的,并非再造一个地方性的众泰,而是如何仿照吉利的模式,从山寨走向原创。

  有业内人士云:“众泰的今天,其实就是吉利的昨天”,不难看出当年的优利欧、熊猫能照出多少众泰的影子。但是如果众泰希望将“吉利的今天,变成众泰的明天”,毫无疑问汉龙是无法达成这样的目标。那么众泰所坚称的正向研发与设计的道路走到了哪一步呢?这并不是一辆款概念车或者无人机便能证明。

  自主的发展之路,慢长(不只是空间上的漫长)且曲折,众泰到底是转型为下一个吉利,还是彻底堕落在山寨的泥淖中,一念地狱,一念天堂。

作者:冯金刚   网络编辑:徐逸豪 值班主任:田艳敏

浮世绘

免责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舜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